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美漫世界的魔法師 > 第二百零五章 兩個方案
    被噬元獸撓了一爪子的弗瑞以后怎么樣,大概已經顯而易見了。

    對如此不幸的事,諾亞只想說你特么真是活該。

    諾亞記得塔羅斯警告過弗瑞,這可不是一只貓,這是一只噬元獸!

    但是很可惜,弗瑞這個家伙完全不信這些鬼話,所以他遭殃了。

    諾亞稍微有些不舍的把宇宙魔方交給弗瑞,并且對著他們幾個普通人施展和皮克·漢姆一樣的禁言術后就離開了。

    這也算是比較符合諾亞的預期的,因為一開始諾亞就沒打算消除他們的記憶。

    大概是為了滿足某些惡趣味,諾亞更愿意讓弗瑞這樣的家伙記得他,認識他,但是卻屁都說不出一個。

    而且說真的,諾亞也十分的期待未來在和這個家伙見面,真不知道以后這家伙見到自己會是什么狀態呢。

    離開后的諾亞直接回到了卡瑪泰姬,他第一件事就是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間,然后美美的睡了一覺。

    雖然說諾亞這個家伙睡覺的時候總會直接進入系統空間,但是諾亞在外面玩了兩三天了,睡眠時間真是少得可憐。

    他的身體雖然沒什么太大的感覺,但是他的精神卻總感覺有那么一些不對勁。

    所以諾亞干脆進入到了系統空間,然后好好的在里面看了看書,并且花了更多的時間去冥想。

    冥想是諾亞最關鍵的東西,他自從有了這個‘技能’之后就從來沒有停歇過。

    他這一冥想就直接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他甚至就連自己已經搞到了卡羅爾的血這件事都給忘記了。

    “看起來你很累啊,這幾天你都干什么去了。”海芬女士抱著諾亞帶回來的小貓,坐在他的床頭一臉好奇的看著諾亞。

    “老師沒和你說嘛?”諾亞看著海芬女士懷里的懶貓,伸手過去搓了搓貓頭,然后一臉困意的說道。

    “沒有說清楚,只是說你出去做一些任務。”海芬女士看著懷中略帶不滿的小家伙,拍了拍諾亞搓貓頭的手。

    “好吧,確實算是做了一些任務。”諾亞收回了手,打了個哈欠:“準確說是去見了見外星人,放了把火打個了醬油,順帶把這小家伙給帶回來了。”

    “把它帶回來了?你不會去偷了寵物店的東西吧?”

    “不,它可不是貓。它是外星生物,名字叫噬元獸。嗯,胃口很大的一種生物。”

    海芬女士眉頭挑了挑,噬元獸是什么東西?

    海芬女士雖然接觸魔法的時間也有一年多了,但是她看的書完全沒辦法和諾亞相比。

    哪怕是在卡瑪泰姬她也基本都是在看一些基礎知識,不像諾亞一天到晚再翻一些亂七八糟的書。

    比如什么把某個魔法師把一只兔子變成了人,又或者什么《論魔法造物·獸人的可行性》這樣的玩意。

    還有就是什么《魔法世界的各種有趣和有害生物》,反正在海芬女士看來這些玩意似乎看了也沒有什么用啊。

    “噬元獸?它的名字?這名字可真酷,你的名字是叫弗萊肯?”海芬女士撫摸了一下這只小貓的背部,一臉好奇的問道,弗萊肯和噬元獸發音是一樣的。

    “她的名字叫咕咕,拜托她身上是有貓牌的。”諾亞嘆了口氣,他可不希望這小家伙給海芬女士臉上也來那么一下。

    思索了片刻,諾亞摸起了他床邊桌子上放著的一個蘋果,然后對著這小家伙揮了揮手。

    果不其然,這小家伙被諾亞這舉動吸引了注意力,隨著諾亞把手中的蘋果拋出,這小家伙也頓時長大了嘴巴。

    只見一根根如同章魚觸手一般的玩意飛了出來,然后一把卷起了諾亞拋起來的蘋果直接往她的嘴里送去。

    海芬女士頓時看呆了,她幾乎是下意識的松開手,于是這小家伙直接跳到了諾亞的身上。

    “看見了嗎,她可不是什么普通貓咪。”

    諾亞無奈的聳了聳肩,說起來諾亞也蠻奇怪的,這只貓怎么那么粘自己。

    難不成是穿越后,自帶動物親和力?

    好像海瑟薇那只貓頭鷹也挺親近自己的啊。

    “老天,它....她那么危險,你居然就這樣帶在身邊?”

    “你不惹她生氣基本不會有問題,老師已經同意了。”

    “好吧,她沒傷害過什么人吧?”

    “之前有個鹵蛋頭惹惱了她,結果她也只是撓了那個家伙一爪子。”

    海芬女士松了一口氣,撓了一爪子而已,這似乎也不是什么的問題。

    看來這小家伙脾氣還挺好的,這就讓她放心多了。

    叮囑了諾亞一聲記得等下去鍛煉和學習后,海芬女士就離開了諾亞的房間。

    而諾亞也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思考了片刻后諾亞決定今天的訓練不去了。

    自己昨天晚上才回來,今天多休息一下似乎也沒什么問題吧?

    而且諾亞也打算好好看看自己弄回來的東西,到底是什么效果。

    卡羅爾的血,系統給出的評價是進化中的高等生命的血,而之前那個不死者之血效果是可以融合一些特殊的力量。

    諾亞可不知道自己的系統到底能提取出什么樣的玩意,在融合進來。

    所以諾亞打算花一點時間好好和自己的系統交流一下,畢竟諾亞可不希望融合了一個半吊子的東西。

    雖然諾亞不期待自己能和卡羅爾還有托爾一樣那么能打,但是至少要耐打才是嗎。

    “系統,在不在?”把自己的房門關上,雖然說沒什么鳥用,但是諾亞還是習慣性的這樣做了。

    “有事就說,別問在不在。”系統的聲音還是那么的機械,但是諾亞總覺得這家伙好像在杠自己一樣。

    “卡羅爾的血我拿到了,我想問一下,你現在能不能檢查到底可以從里面提取出什么力量,這力量對我來說有什么用。”

    “需要一些時間,請把血液拿出來。”

    諾亞想了想,揮了揮手頓時他身邊出現了黑洞,然后一個裝著血液的小瓶子掉落在了他的手上。

    很快,諾亞就發現似乎有什么無形的力量蔓延進了這個瓶子,因為這小瓶子里面的血液似乎開始沸騰了。

    好半天,這股力量才開始退散,最顯而易見的就是這個瓶子里面的血液停止了沸騰,再一次回到了靜止的狀態。

    諾亞頓時集中了精神,自己這個系統雖然不靠譜,但是諾亞也已經習慣了這玩意。

    至少這玩意不會干預諾亞什么事,不會讓諾亞感覺自己是系統的工具人。

    當然,這個系統也不是沒有坑過諾亞,就在不久前它才讓諾亞在一群外星人面前當了一次雕像,還是持續時間很久的那種。

    沒有讓諾亞就等,系統就把它的檢查報告告訴了諾亞。

    不過在諾亞聽完這些報告之后頓時就有些無語了,怎么效果那么弱啊,你到底是不是系統?

    還是說你根本就是一個不完整的假貨啊?

    系統給了諾亞兩種方案,第一種就提取一次性的力量,融合之后諾亞能夠直接將自己的身體素質提升不知道多少倍。

    當然這無法一次性達到卡羅爾如今的層次,不過上限似乎也就是卡羅爾如今的地步——系統給出的評定大概是九階極限了。

    這狀態別的不敢說,欺負美國隊長這個級別的強化人并不是什么難事。

    就算是什么金剛狼或者鋼鐵俠,這種渾身是鋼筋或者高科技的家伙,也不是什么特別困難的事情。

    而另外一種,則是提取卡羅爾血液中可持續成長的這一部分,然后融入諾亞的體內。

    而這種方式,不會讓諾亞的身體一次性提升到一個很高的層次,甚至就和沒有使用一樣。

    但是這個選項卻讓諾亞有了可怕的成長性,說白了就是把諾亞的天花板給提高了。

    而且只要持續下去,諾亞很難說會不會達到卡羅爾和托爾未來的程度,但是至少應該是不需要在面對晉升更高層次生命的時候,需要擺脫身體變成靈體的窘境。

    “我說,你難道沒有一次性讓我身體達到那種層次的辦法嗎?”諾亞看著腦海里冒出的文字,十分無語的問道。

    “可以,我提取了不少空間寶石的力量,如果你想試試的話。”系統那機械般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為什么不把這個選項告訴我?那還等什么?直接就用這個!”諾亞非常激動地說道,當他剛剛說完他的身上就隱隱約約的綻放出藍色的光芒。

    這種藍色的力量很可怕,至少諾亞被這玩意包圍后有一種自己要死了的感覺!

    一瞬間諾亞似乎感覺到有什么不對勁的對方,思來想去,他決定還是先問問系統。

    “那個,這個方法的成功率是多少?”

    “不足百分之一,你不是天選之子,你并不無敵。”

    “哦,還好,百分之.....見鬼!不足百分之一?停下!趕緊停下!你想害死我然后好找下一個繼承者嗎?”

    在諾亞的咆哮聲中,這些藍色的光芒總算消失了。

    諾亞忽然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這系統雖然不把自己當工具人看待,但是這破玩意坑自己還是真的狠啊,如果不是自己多了個心眼恐怕下午就可以開哀悼會了。

    “我選第二個吧,見鬼!我可不想以后變成一個靈體,連做人的基本能力都沒有了。”思來想去,諾亞最終無奈的嘆了口氣。

    “明白,宿主選擇第二個,開始抽取力量并融合。”

    系統回復的很快,在諾亞把不死者之血也拿出來后,頓時這兩個瓶子里面的血液就被系統抽了出來。
多乐彩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