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北頌 > 第0294章 婚事?
    依照歷史的記載,向敏中卒于公元1020年,也就是去年。

    可向敏中并沒有在去年死去。

    不僅沒有死去,還精神頭十足的出使了一趟遼國。

    寇季原以為,是自己的出現改變了向敏中的命運。

    如今看來,命運只是因為他的出現,推遲了一些日子而已。

    或許是因為他幫助向敏中重新出現在了朝堂上,重新出任參知政事的緣故。

    讓向敏中借著這個勢頭,多活了一年。

    但現在,勢頭明顯有些減弱。

    寇季對向敏中的感情很復雜。

    有時候他覺得向敏中像是一個為老不尊的長輩,總是在他有麻煩的時候,出手幫他一把,然后再借此嘲笑他一番。

    有時候他覺得向敏中像是他的一個至交好友,總是能放下長輩的架子,把他當成同齡人,跟他聊很多的趣事。

    二人相交莫逆。

    有友情,也有一絲絲的親情。

    所以寇季在得知向敏中命不久矣的時候,有些傷感,又有些焦急。

    寇季很怕在向府門口看到那高高掛起的白燈籠,也很怕看到向府內一片素縞。

    值得慶幸的是,寇季到了向府門口的時候,并沒有看到懸在門楣兩側的白燈籠,也沒有看到橫跨門楣的素縞。

    向府門口依舊如故。

    除了一個年輕的門子外,還有一個管事模樣的人,一臉哀傷的站在門口恭迎前來探病的客人。

    向敏中病情危急的消息傳出去以后,一些跟向敏中有交情的,以及一些向敏中的門生、故舊,紛紛上門探望。

    管事和門子接待著他們進入了府內,到偏廳休息。

    寇季邁步進入到了向府的大門口以后。

    管事和門子一起迎了上來。

    “寇公子……”

    門子迎到寇季面前,躬身一禮。

    管事踹了門子一腳,低聲喝斥道:“什么寇公子,要叫姑爺。過了今日,寇公子就是咱們府上的新姑爺。”

    門子趕忙垂眉順耳的對寇季施禮道:“姑爺……”

    寇季對此并沒有說什么,只是陰沉著臉,詢問道:“向爺爺身在何處,我想去探望他。”

    管事弓著腰,臉色難看的道:“姑爺,您府上的媒婆剛進門,您現在去見老爺,有些不合禮法。”

    寇季皺眉道:“事到如今,哪有那么多禮法可以顧的?”

    “向爺爺身在何處,快帶我過去。”

    寇季低聲喝斥了一聲。

    管事也不敢為難他,帶著他進入到了向府,繞過了向府內長長的廊道,進入到了后宅。

    寇季一進后宅,就撞上了一臉愁云慘淡的向嫣。

    寇季三步并作兩步,走上前,輕聲詢問道:“嫣兒,向爺爺身體如何?”

    向嫣見到了寇季,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樣,一頭鉆進了寇季的懷里。

    她拽著寇季的衣襟,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哀傷,哭出了聲音。

    “嗚嗚嗚……府上……府上坐館的大夫說……說祖父活不過今年……”

    寇季懷抱著向嫣,伸手拍著她的后背,一邊安慰她,一邊瞪了一眼在一旁猶豫著要不要開口的管事。

    管事看到了寇季兇巴巴的眼神,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識趣的退出了后堂。

    寇季拍著向嫣的后背,低聲安慰道:“別聽那些大夫胡說八道,向爺爺應該是積勞成疾,休息幾日就好了……”

    向嫣明知道寇季這是在騙她。

    但她還是選擇相信了寇季的鬼話,哭泣的聲音笑了一些。

    寇季抱著向嫣,等她苦夠了以后,輕聲道:“帶我去看看向爺爺……”

    向嫣略帶哽咽的低聲道:“媒婆……媒婆在祖父的房里……我爹不讓我進去……”

    “不礙事……萬事有我。”

    寇季安慰了一句。

    向嫣沉吟了一下,點點頭,帶著寇季往向敏中臥房走去。

    走到了向敏中臥房門口的時候,就看到了向府一大家子人,全守在向敏中的臥房門前。

    他們見到了寇季,有些愕然。

    但是并沒有多言。

    他們也知道寇季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向府,有些不合禮法。

    但是他們卻沒有訓斥寇季的資格。

    有資格訓斥寇季的人,都在向敏中房里。

    寇季護著向嫣,進了向敏中臥房。

    臥房里。

    向敏中躺在床榻上,向夫人、向傳正伺候在床前,一個媒婆模樣的女人,站在他們三人身前,正低聲的說著話。

    向敏中的其他幾個兒子、孫子,規規矩矩的守在距離床榻不遠的地方。

    寇季護著向嫣剛進入到了臥房,就引起了臥房內所有人的注意。

    眾人先是齊齊一愣。

    隨后相繼擰起了眉頭。

    向傳正略顯不悅的道:“寇季,你這個時候跑來向府做什么?”

    媒婆哎吆吆的叫喊了幾聲,提著手巾,扭著腰,到了寇季身前,驚叫道:“寇公子啊,你這個時候跑到向府上來做什么?你這可是壞了規矩,壞了禮法的。”

    寇季冷冷的掃了媒婆一眼,“一邊待著去,府上答應給你的謝禮,我給你加一倍,別在我眼前礙事。”

    媒婆立馬閉上了嘴,喜滋滋的退到了一邊。

    寇季拍了拍向嫣,讓她站在一邊,在向傳正幾人不悅的眼神中,他踱步到了床榻前。

    床榻上的向敏中,臉色慘白,雙眼神色渙散,渾身硬梆梆的像是個冰棱子。

    “向爺爺……”

    寇季低聲呼喚了一句。

    向敏中目光緩緩凝聚,落在了寇季身上,略微有些意外的道:“你……你怎么來了?”

    寇季蹲下身,緊挨著床榻,輕聲道:“來看看你……”

    向敏中聲音微弱的道:“不合禮法……”

    寇季不在乎的道:“事到如今,管什么禮法?”

    向敏中聞言,微微一愣,艱難的扯起了嘴角,低聲笑道:“你說的也對……老夫守了一輩子禮法,馬上要死了,還守什么禮法……”

    寇季會心一笑。

    向敏中看向寇季,又道:“那你明日就跟嫣兒成親如何?老夫看不到你們成親,老夫死不瞑目啊。”

    “爹,您說什么呢。”

    向傳正沉聲道:“先帝大喪期間,汴京城里有幾家敢成親的?反正嫣兒和寇季的婚事已經定下了,什么時候成親都可以。”

    向夫人在一旁點頭道:“正兒說的有理……”

    向敏中低聲哼哼了兩聲,罵道:“你們懂個屁。”

    向夫人、向傳正被罵的有些說不出話。

    向敏中繼續道:“老夫就是要看著嫣兒出嫁,不僅要看著嫣兒出嫁,還要看著你們騰出這座宅子,給嫣兒當陪嫁。”

    “爹……此事不妥……”

    “爹,先帝大喪期間,嫣兒和寇季成婚的話,會引人話柄的。”

    “……”

    向敏中的五個兒子中,有三個兒子開口制止。

    分別是向傳正、向傳式、向傳師。

    寇季微微皺了皺眉,卻沒有說話,向家三子為何開口制止,他大概猜到了一些。

    向敏中冷笑一聲,“給老夫收起你們那些小心思,想貪這座宅子?老夫給你們,你們守得住嗎?”

    向傳正黑著臉,咬牙道:“爹,孩兒并不是想貪這座宅子。只是先帝大喪期間,不宜成婚。一旦引人話柄,我們兄弟幾個可都要跟著遭殃。”

    向敏中不咸不淡的道:“老夫自會跟官家請一道恩旨,替你們解決這個麻煩。”

    “爹……”

    “不必多言。”

    向敏中聲音不知不覺洪亮了幾分。

    “季兒,你過來。”

    向敏中對寇季伸了伸手。

    寇季探出手,讓他抓住。

    向敏中又對向嫣招了招手。

    向嫣趕忙湊到向敏中身前。

    向敏中抓住他二人的手,合在了一起,叮囑道:“季兒說的有理,事到如今,不必拘泥于那些俗禮。老夫做主,把嫣兒許給季兒。

    自有皇天后土為證,無需那些繁瑣的俗禮。”

    向嫣垂著淚點點頭。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向爺爺,會不會有些草率了?”

    向敏中瞪眼道:“怎么會草率呢?老夫乃是一家之主,老夫把嫣兒許給你,無人可以反駁。稍后老夫會上書官家,請官家準許你們在先帝大喪期間成婚。

    老夫快要死了。

    老夫的遺愿,官家不答應也不成。”

    頓了頓,向敏中盯著寇季道:“難道是你不愿意?”

    寇季搖頭道:“小子沒有不愿意。”

    向敏中滿意的笑了笑,道:“那就成……你回府以后,就讓你寇府的人開始著手準備。”

    寇季有些猶豫。

    成婚乃是大事,他不想倉促間就辦了。

    總覺得少了一點歡快的感覺。

    向敏中似是看出了寇季的心思,臉上的笑意緩緩斂去,突然緊握住了寇季的手,沉聲道:“小子,老夫之所以如此著急的把嫣兒嫁給你,為了什么,你心里很清楚。”

    向敏中懷的什么心思,寇季當然清楚。

    向敏中在為后輩鋪路。

    也是為了盡快讓向府靠上寇季,好讓寇季照應著向府。

    以前寇季覺得向敏中這么做,有些太過于功利。

    現在他卻改變了自己的想法。

    向敏中三個兒子剛才為了爭奪向府的宅子,露出的丑態,他看在眼里。

    明顯有些鼠目寸光。

    若真有出將入相的本事,根本不會計較這些錢財上的得失。

    像是寇準、向敏中、王曾、李迪等人,從來都不會刻意的去追求錢財。

    在他們眼里,權力才是最根本的東西。

    有了權力,想要什么沒有?

    沒了權力,縱然你家財萬貫又能如何?

    還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

    向敏中應該是很早就看出了幾個兒子不成器,所以才焦急的把大孫女嫁給寇季,借此為后輩子孫謀一條后路。

    向敏中見寇季遲遲不肯答應,眼中流露出了一絲乞求的神色。

    寇季心里暗嘆了一口氣,點頭道:“我聽向爺爺的……”

    向敏中聽到這話,滿意的笑了。

    他讓府上的管家備上了筆墨,親自看著向傳正寫了一封奏疏,蓋上了印璽。

    然后又讓五子向傳范,替他把奏疏送到進了宮里。

    向家第五子向傳范,算得上是向家五子中,唯一一個有出息的。

    當然了,他的出息并不是來自于他自己,而是來自于他的妻室。

    他娶了南陽郡王趙惟吉之女安福縣主為妻,借著皇親貴胄的名頭,混了一個密州觀察使。

    南陽郡王趙惟吉乃是太祖趙匡胤之孫,趙德昭之子。

    此前的丹毒事件,南陽郡王府一脈并沒有受到牽連。

    在趙禎登基以后,對南陽郡王府一脈各有封賞。

    向傳范借此也得了一些封賞。

    雖說向傳范娶了安福縣主,這輩子都不可能出現在朝堂上參與政事,但是有南陽郡王府一脈護著,他這一輩子不會缺少榮華富貴。

    所以向傳范不會貪戀向府的宅子。

    向敏中可以放心的讓他送奏疏。

    向敏中的奏疏送進了宮里以后,王曾審閱了一番,派人去寇府請回了寇準。

    寇準入宮以后,又拉上了趙禎,三個人商量了一會兒。

    最終決定答應向敏中的請求。

    先帝大喪固然重要,但考慮到了向敏中的身份地位,以及他對朝廷的功績,朝廷有必要給他開一次先例。

    有了決定以后。

    趙禎命人草詔,賜婚寇季、向嫣,令他們速速成婚。

    當然了,圣旨上除了賜婚以外,還有諸多約束。

    允許寇府披紅掛彩,但不允許出現喜樂。

    允許寇府迎親的隊伍在城內繞行,但迎親的隊伍不得超過百人。

    ……

    之所以會有諸多約束,也是為了規避先帝大喪。

    同時也為了避免民間的百姓在看到了寇季成親以后,紛紛效仿。

    詔書很快被送到了寇府。

    寇府派人去向府,跟向府的人商量了一下,決定三日后,正式成親。

    向敏中在奏疏上提到,希望他奏疏遞上去的次日,寇季和向嫣就成親。

    可這明顯有些辦不到。

    兩個豪門大戶聯姻,要準備的東西、要宴請的客人,多不勝數,根本就不是半天就能完成的。

    所以寇府的人去向府,征求了一些向敏中的意思。

    向敏中覺得自己一時半刻可能還不會死,所以讓人選了選黃道吉日,發現三日后就是黃道吉日。

    寇季和向嫣的婚事,也就定在了三日后。

    然而,作為主人公的寇季,從始至終都是暈暈乎乎的。

    他沒料到,他這么快就要成婚了。

    有點突然,有點猝不及防,有點感慨……
多乐彩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