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瘟疫醫生 > 第三百六十章 分割的符號【求月票,求訂閱】
    第三百六十章

    “嘻嘻嘻。”小可豆笑了起來,朝窗外擺了擺手。

    “可豆,你在看什么啊?”可豆媽媽注意到了,覺得奇怪地問道。

    “那邊有個笑面佛跟我打招呼呢。”小可豆笑說。

    顧俊一聽立時站了起身,快步走到陽臺邊上,往河對面望去,只見那個笑面佛還在望著,但一見到他就轉開身子,他心頭有些發沉,立即拿出手機打給高隊長:“高隊長,包廂河對面,那個笑面佛有古怪,抓住他。”

    與此同時,吳時雨把小可豆帶開去了,讓家長們不用緊張。

    其實在河對面,一直有保鏢人員巡著的,因為那個位置可以攻擊到包廂。所以顧俊一說,那邊的林子勇就帶著幾個同僚迅速上去把那個笑面佛包圍,以警察身份控制住對方。

    那里畢竟是人來人往,又不知道這家伙是否真有異常,所以林子勇他們十分慎重。

    顧俊就站在陽臺邊看著,那個笑面佛一被包圍頓時慌了,連忙說著什么,把面具摘了下來,是個壯年男人。

    “顧醫生,對方聲稱只是站在河邊休息等人。”林子勇很快報告道。

    過了一會兒,果然有另外幾個舞獅隊人員走來了,他們疑惑著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怎么就惹上警察了?

    “先把他們都帶走……”顧俊也不是特別確定,“可能有古怪……”

    他的頭有些發痛,這頓晚餐雖然繼續進行,他卻吃得有點不是滋味,始終無法安心下來。晚餐過后,他拉過吳時雨悄聲道:“咸雨,今晚大家別回去了,都去天機局過一晚吧。”

    吳時雨知道他的憂慮,這不是沒有道理的,就點頭說好。

    當下顧俊讓高隊長呼叫增援,把他和兩家人護送運往申海市天機局的基地,入住專給職員家屬避難的安全屋。

    小可豆對于什么都充滿好奇,權當是去了另一個景點玩。家長們則難免越發地憂心,生怕真會出什么事。

    不過一夜過去,沒有什么事情發生,而調查部那邊對笑面佛男人進行了審訊。男人承認有向窗邊的孩子做了些晃身搞怪的動作,但那完全是因為一個小孩子望過來,他出于哄孩子才那樣做而已,這也是笑面佛平時的工作。

    調查部經過一番審訊和調查,基本確實這支舞獅隊和這個笑面佛沒有問題,再關幾天沒事就可以放人。

    而在年初五的下午,顧俊和吳、李兩家人離開天機局基地。

    又是虛驚一場,幸事,但這些天以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應該也不是最后一次。

    大過年的,讓那個笑面佛等幾人被關押,顧俊有一點歉意……

    只是他總感覺有危險,總感覺有誰在搞著事,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PTSD,警覺性增高,是因為這樣嗎,他輕松幾天的心情又有點低落,即使沒有顱腦損傷,自己就能完全安心過日子了嗎?

    現在自己走在街頭,仿佛任何一個路人都有危險嫌疑,聽到別人一句什么話,都會想那有沒有問題……

    仿佛有一個聲音無時無刻地對他說:顧俊,你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嗎,你以為你能離開嗎?從你出生起,你就注定無法逃離這一切,你也無法改變。你帶來厄運,是你帶來厄運……

    “咸俊,回去睡一頓好的。”晚上離別的時候,吳時雨安慰他說,“沒出事就是好事。”

    顧俊回到下榻酒店的套房后,周圍沒了吳時雨和小可豆等人的聲音,寂靜只是讓他的心頭更加不安。

    “厄運……”他想著,“也許暫時,我不應該跟小可豆他們走得太近,也許,我應該一個人走開一點。”

    他害怕會給旁邊人帶去厄運,害怕就因為他,這些親愛的人成了一些王八蛋的目標。

    顧俊坐在客廳沙發上,出神地望著電視中的新年文藝表演,想著想著,頭有些痛,精神有些困,時間已是十點多,該去洗漱睡覺了,但他意興闌珊有點懶得動,干脆學吳時雨那樣就在沙發側身躺下。

    他也沒有拿遙控器關掉電視,不想這里太過安靜,就讓電視聲驅散著那莫名的焦慮。

    他瞇著眼睛看著屏幕,里面演著一出小品,演員們演得十分賣力,現場觀眾們時不時發出一陣大笑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顧俊的眼前朦朦朧朧,思緒還在紛亂,自己好像進入了睡夢,又好像還沒睡……

    沙沙沙,他好像聽到了白噪音,是電視發出的嗎,但這種新式液晶電視即使沒有信號也不會發出白噪音。

    就在那白噪音中,忽然有一個渾厚平穩的男聲響起了:

    “如果你能聽到……我們……是好人……”

    顧俊幾乎從這種狀態中猛然驚醒,但他盡量放松,讓那白噪音繼續響著……又是那個聲音,自己絕對是聽到了,不是幻聽,這聲音的語調、語氣一模一樣,是錄音,廣播信號?

    到底是誰,是什么東西……自己最近這么不安,也有因為這種異感……

    “請不要把……告訴別人……減弱信號……”

    信號,顧俊聽到了,那男聲明確地說了信號二字,但這話什么意思?請不要告訴別人?不然會減弱信號?

    他疑惑,而之所以這么想,是因為自己上次第一時間通知了天機局,也告訴了咸雨,接著至今有一周時間沒出現過這種異狀。告訴別人會減弱他接收這個信號?

    顧俊先不去思考這怎么回事,繼續聽著那信號在說什么,漸痛起來的腦袋撐不了多久了,那男聲變得越發不清楚。

    “我們……幫忙……符號……”

    這句話中間丟失的詞語應該更多,因為他能聽清的間隔時間更長。

    所以他無法推算這是什么意思,但有兩個詞是清清楚楚的,“幫忙”?提供幫忙?還是需要幫忙?

    “符號”?他之前看吳時雨的畫作時,第一次也是至今唯一一次感覺看到了個符號的殘影……

    這個時候,顧俊眼前有點變幻,望著那個液晶屏幕,上面像出現了滿屏幕的雪花,沙沙作響。

    他感覺……是幻象嗎……周圍好像變了,在另一個破舊的房間里面,自己看著一臺舊式電視。

    液晶電視和舊式電視在重疊,屏幕上隱約出現了一個符號。

    那像是一個?,但是看清楚點,中間是斷開空的,像是冫和反過來的冫并在一起,四條線,分割十字。
多乐彩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