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贏了
    張恒和那群日耳曼人重新回到了訓練場。

    這時候太陽已經完全落山了,巴赫點起了油燈,而剩下的那幾個日耳曼人則守住了訓練場的入口,保證兩人不受打擾。

    “你想要什么武器”巴赫沖張恒揚了揚下巴。

    “給我一把訓練劍就行。”張恒道。

    “護甲呢?”

    “不需要。”

    巴赫將訓練劍拋給張恒,同時警告道,“先說好,我可不會因為欣賞你就手下留情,你最好還是做好被我暴扁的準備。”

    “這個嘛……我只能說世事難料。”張恒接過訓練劍,拎在手里隨便掂量了下。

    角斗士學校的訓練劍都是木質的,長度比太刀要短很多,倒是和春秋時的青銅劍有點像,按照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的說法大概是為了讓角斗表演看起來更加的精彩。

    巴赫見張恒只拿了訓練劍于是他自己也不想占什么便宜,同樣只拿了一把訓練劍。

    “你的盾牌呢?”這次是張恒開口問道。

    “你不要我也不要。”巴赫驕傲道。

    “隨便你了,反正等下如果你需要的話可以隨時去拿。”

    巴赫終于還是被張恒的這句話給激怒了,“不要以為我高看你一眼自己就有多了不起,我改主意了,我要讓你一周都下不了床。”

    “是嗎,那你可要多拿出點力氣來了。”張恒倒依舊是那副不緊不慢的模樣,揚了揚眉毛回道。

    下一刻,憤怒的巴赫已經沖了過來,同時揮出了手中的訓練劍。

    結果他就遭遇了七天前相同的一幕,張恒不知道怎么輕松躲過了他的一劈,之后趁著他前沖的力量還沒有消失,腳下沒站穩的時候,用手中的訓練劍拍向他的后背。

    啪的一聲響后巴赫的身體頓時飛了出去,在地上滾了一圈。

    不過日耳曼人打了個滾立刻又從地上翻了起來,而他再看向張恒的時候目光終于變了。

    在旁人眼中,這是巴赫的老毛病又發作了,輕敵冒進,被人抓住了他動作間來不及變化的破綻,借用他的力量將他自己摔了出去,是一種相當取巧的戰斗方式。

    但是巴赫自己很清楚,加比和訓練師為他制定的專屬訓練計劃就是在努力修正他之前戰斗中的那些毛病,現在的他已經和一周前不一樣了,他雖然依舊未必是哈比圖斯的對手,但是對方如果再用出之前那一招,他也不會狼狽跌倒。

    而且張恒的動作看起來好哈比圖斯很像,都是走的敏捷的路子,但是實際上二者的差別還是挺大的,尤其張恒那一拍,巴赫的身體平衡完全被打破了,這才是他撲倒在地的真正原因。

    這家伙難道真的像他自己吹噓的那樣是個高手?可是為什么之前的訓練里完全看不出來,巴赫有些驚疑不定。

    帶著心中的疑問他又攻了過去,結果不過兩招后他的胸口就又挨了張恒一劍。

    張恒用的力量不大,基本上就只是在他的左胸點了一下。

    之前他在小山道場的時候有空也會指導那里的孩子練刀,類似的切磋比武打了不少場,下手也很有分寸。

    但是巴赫依舊驚出了一身冷汗,知道如果對方的手上是真正的武器,他這會兒恐怕已經被開膛破肚了。

    反觀張恒卻并沒有趁著巴赫驚訝走神的時候繼續攻擊,反而收起了訓練劍往后退了兩步,很有風度的詢問道,“你現在需要盾牌了嗎?”

    巴赫聞言只覺得臉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但是他心里清楚,有盾牌能不能防住張恒的進攻還是兩說,但沒有盾牌他的確是打不下去了。

    巴赫只是容易沖動,但并不是傻,聞言乖乖取下了一只小圓盾,握在左手,而且沒有再搶攻,破天荒的擺了個守勢,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那些守門的日耳曼人也看到了兩人之前交手的結果,一個個都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巴赫是他們部落里有名的勇士,為了給死掉的親人復仇他這些年干掉了不少羅馬士兵,還有一個百夫長,之前輸給哈比圖斯已經讓人有些驚訝了,但是如今已經過去了一周他們也打聽到了哈比圖斯的來歷,知道自己是被加比給算計了。

    即便是在正式角斗士里哈比圖斯也很出名,雖然不能算是西斯納特斯那樣的王牌,但也算是次一級的準王牌了,擁有不少芳心暗戀他的女孩兒,旅途勞頓又不知道對手底細的情況下,巴赫輸給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但是張恒,張恒就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了。

    大家是一起進的角斗士學校,一邊是希望之星,西斯納特斯的接班人,而另一邊則一直默默無聞,還被分配到雙刀士這個并不被人看好的職業。

    按理說這兩人對上,勝負是沒有什么懸念的。

    而從之前雙方的交手來看,勝負的確也沒什么懸念,巴赫全程落在下風,幾乎沒有什么還手之力,雖然現在他拿到了盾牌,然而只看他半天都沒有出擊,就知道他對自己的信心也已經開始動搖了。

    巴赫沒動,張恒就動了起來。

    他揮出手中的訓練劍,配合腳下的步伐,每一劍攻的都是讓巴赫很難受的位置,巴赫不得不用手中的盾牌和訓練劍輪番招架,才勉強擋住了張恒一輪又一輪的攻擊,他的額頭上早就布滿了汗水,耳朵里都是木盾和訓練劍接觸的噼里啪啦聲。

    巴赫知道自己不能再退下去了,否則對方的氣勢越來越盛,而他自己也快被逼到訓練場的角落了,到了這時候他反倒是將所有雜念都拋到了腦后,把心一橫,冒著被刺中的危險終于也揮出了手中的木劍。

    這還是他第一次吹起反攻的號角,巴赫也沒指望能有什么成果,只要能把張恒逼開一些,讓他能稍喘兩口氣就算是成功了,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隨著啪的一聲響,當他再抬起頭就看到張恒向后退了半步,而后者手中的木劍已經被擊飛了出去,落在了一旁的空地上。

    “你贏了。”張恒沖一臉茫然的巴赫眨了眨眼睛,“恭喜。”
多乐彩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