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斬神絕之君臨天下 > 第1838章 慕容婉進階
    眼見鐘子浩突然歸來,對于慕容婉突破真神境巔峰所面臨的擔憂,所有人都徹底放下了心思。

    “大家稍候,等婉兒突破后,我有事情宣布!”

    鐘子浩話音剛落,雙掌驀地伸出,左掌虛按,仿佛有一層肉眼難辨的波動席卷而出,剎那便將月牙湖包裹起來。

    就在此刻,眾人就感應到他們的靈魂力再也無法探入湖面,似乎兩者之間已然多出一道無形的屏障。

    “起!”

    又聽鐘子浩一聲輕喝徐徐傳蕩,瞬息之間,一條條涓涓細流憑空匯聚,以他左掌為中心向虛空傾瀉。

    原來,他竟以神鬼莫測的手段將月牙湖中除水屬性源力外的一切能量,盡數抽離。

    也就是說,此際尚在湖底內的慕容婉所能吸收到的能量,僅有精純到極致的水源力,吸入體內都無需經過轉化。

    當然,白舍與越隨風早就說過,僅憑月牙湖中的能量不足以讓先天水靈體順利突破,這一手段雖然驚世駭俗,卻還遠遠不夠。

    尚在眾強者目瞪口呆時,鐘子浩右掌猛地探出。

    “轟!”

    一股能讓天地沉淪的浩瀚波動席卷無盡長空,鐘子浩的靈魂力已毫無保留般完全爆發,頃刻籠罩觀瀾島,且還在以更快的速度朝星空彌漫而去。

    霎時間,蒼穹之巔風云倒卷,星空中的天地能量如同山洪爆發掀起驚濤駭浪,更似狂風驟雨般往觀瀾島肆虐而至。

    蕭淵等人面頰不停抽動,以他們的眼光不難看出,眼前這股滔天聲勢,至少席卷方圓十數萬里之遙,那家伙竟要借用一方天地大勢,他要做什么?

    而修為稍弱的強者早已心生駭然,若是讓那股波動正面與觀瀾島相遇,恐怕此地將會瞬間化為齏粉,而場中大多數人亦會隕落當場吧。

    夢若煙若有所思,倘若她的修為抵達真神境巔峰,應該也能做到這一步,屆時以陣法手段抽離出這方天地的水屬性源力,慕容婉所面臨的危機便能即刻化解。

    可是,鐘子浩顯然沒準備以陣法來實現。

    “吞噬!”

    只聞一道悶喝聲在虛空中震蕩而出,月牙湖上空仿佛多了一個無邊無際的恐怖漩渦。

    無數匯聚而來的狂暴能量,如同長鯨吸水般被一尊荒古巨獸吞入腹中,那股恐怖波動掀起的聲勢,使得層層空間轟然破碎。

    “轉化!”

    倏地,一股精純到無法形容的水屬性源力,自鐘子浩右掌涌出,化作從天而降的洪流倒瀉而下,猶如銀河倒掛,美輪美奐,鋪天蓋地般向月牙湖下方灑落。

    “他……他竟以自身為熔爐,吸收天地能量,去除雜質,催動水屬性本源!”

    眾強者都是眼力高明之輩,很快就明白了鐘子浩的意圖。

    可正因如此,這一幕令他們所造成的震動,久久無法平靜。

    眾所周知,此法并不高明,只不過需要的是強悍之極的修為實力,最重要的是得對各種本源之力了如指掌才能做到有條不紊。

    慕容婉正做真神境巔峰突破,想要為她完成源力積累,所需要的能量何其浩瀚,恐怕一般的星君強者,甚至極限強者都不敢輕易為之。

    而鐘子浩敢這么做,除了他的源力積累渾厚外,還因身具混沌之體,任何屬性的能量都能毫無顧忌般吸收。

    且他對于水屬性源力本就參悟到圓滿境地,才能這般舉重若輕地施展出來。

    換句話說,他是以自身修為,在為慕容婉創造突破環境。

    此刻的月牙湖不是修煉圣地,卻又勝似圣地!

    以一己之力改動天地規則,在如今的太虛界內,恐怕除了神王主宰外,鐘子浩是第一個敢這般行事的人。

    眾人之所以驚駭,不僅是因鐘子浩膽大,還因他居然做到了!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極限強者的能耐?”

    白舍與越隨風目瞪口呆,不著痕跡般互視一眼,心神顫動。

    以兩人從荒古年間積累的認知來看,神王之下,還從未聽聞過何人能做到眼前這一幕,只能推測鐘子浩是否達到了極限強者層次。

    事實上,極限強者到底擁有多大的能耐,他們也不得而知。

    至于玄天界眾高層,思維在這一刻已然徹底停滯,除了震撼,還是震撼。

    孔遇白搖頭苦笑不已,如今的他,同樣站在了極限強者的高度,可心中又不得不承認,論到妖孽,自己不如半空中那個小子。

    “嘩啦啦……”

    一股股滂湃卻又輕柔的水流在月牙湖上空緩緩流淌,潺潺流水帶起的聲音,宛如九天仙子當空起舞,奏出了最為悅耳的旋律。

    無盡精純的水屬性源力仿若銀河灑落,在湖面上激起了一層層朦朧水霧,云蒸霞蔚,亦幻亦真。

    “轟!”

    與此同時,湖底盤坐的慕容婉嬌軀一顫,旋即氣勢暴漲,一股能讓日月沉淪的恐怖波動轟然綻放,萬條水龍陡然升空,欲要騰空而起,遨游天際。

    “退!”

    眾人大駭,若被真神境巔峰強者威壓肆虐,場中大部分人都要遭到重創。

    “莫要驚慌!”

    一道輕柔的喝聲如同春風化雨,本欲退走的眾強者齊齊一頓,似乎那句話能給他們莫大的力量,場中慌亂的場景頃刻間平復下來。

    緊接著,天地之間似乎降下了一層無形的屏障,方才那股肆虐天地的恐怖波動霎時被攔截在月牙湖內,將無數丈許粗大的水龍震碎,卷起驚濤駭浪。

    不過,除了湖底傳出的驚天威壓外,慕容婉層層攀升的氣息并未被遮掩。

    在這種特殊的場景下,只要是精修水屬性源力的強者無不猛地一滯,思維陷入了一個奇妙的境地,若有所悟。

    尤其是冰靈和慕容凡塵等人,似乎感覺到一股神奇的波動從靈魂識海蕩漾開來,很快,至少有數百人盤膝而坐,進入了一個玄之又玄的奇異狀態。

    一時間,場中靜寂無聲。

    “這小子,還真會利用時機!”

    孔遇白啞然失笑,瞬間就明白了鐘子浩的意圖。

    鐘子浩能以霸絕天地的手段造就逆天之舉,自然能屏蔽月牙湖內的一切波動,而他偏偏讓慕容婉的突破氣息逸散出來,自然是希望眾人借此機會有所收獲。

    看似不經意間的一個舉動,卻能讓玄天界精修水屬性源力的強者,在短時間內修為再進一層。

    眾強者無不是聰慧之輩,見微知著,沒有人出聲打擾。

    便在這種安靜的氣氛中,時間飛快流逝。

    半個時辰剛過,一襲白衣倩影自湖底沖天而起,白裙展動,渾身有著朦朦朧朧的光輝彌漫。

    她煙霞輕籠的臉龐上噙著一抹笑靨,秀眸迷離般望著一道黑袍身影,丹唇微啟,天籟之音悠悠傳蕩:“子浩,你回來了!”
多乐彩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