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萬域靈神 > 第4140章 許子木吐血
    東陽苛方才臉上的得意之色,徹底的消失殆盡。

    明明對面的孟昊,身上的氣息,就比他更強。

    現在,現在修為居然是丹元境八重。

    要知道,這個孟昊可是五絕頂尖天才。

    還沒開始戰斗,東陽苛的內心,就已經產生愜意。

    “踏浪七絕掌。”

    雖然內心帶著愜意,可是東陽苛卻很清楚,此戰也必須進行下去。

    他本身就在東陽老祖的心里面,現在若是臨陣退場,恐怕真的會被東陽老祖,給直接逐出東陽世家。

    東陽苛施展出六階極品圣靈技,朝著對面的孟昊,主動襲擊出去。

    狂暴的氣浪朝著周圍,不斷的涌動,形成一陣陣的狂風巨浪。

    東陽苛突破到丹元境七重的實力,還是很強的。

    掌法如同浪潮一般,朝著孟昊,一陣陣擴散。

    孟昊的面色如常,雙眼微微瞇起。

    渾身的靈力涌動的瞬間,一步踏出。

    身上的靈力巧妙的流動,只見他的手臂伸出來的時候,蘊含一股恐怖的力量,就這樣隨意的一掌,輕飄飄的拍出去之時,整個虛空好像都被孟昊的掌法掌控。

    “二階巔峰力之奧義?”

    眼看著孟昊施展的掌法,哪怕是東陽老祖這樣的法天境強者,也感到驚訝和震撼。

    不得不說,孟昊施展的掌法,修煉到境界,必然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不然不可能達到這樣,一力降十會的效果。

    東陽苛的臉色微微變化,卻沒有停頓,依舊是一掌繼續轟擊出去。

    孟昊的雙眼深處,帶著一抹不屑和鄙夷,只見他渾身靈力激蕩之時,整個人的身上,一股龐大的力量沖擊,整個擂臺都是一顫。

    嘭!

    旋即,他的手掌凝聚成為一道掌印,仿佛是天地掌印一般強悍。

    就這樣從上而下,朝著東陽苛狠狠的鎮壓下來。

    東陽苛滿臉的錯愕。

    趕緊施展出掌法抵擋。

    嘭的一聲!

    戰斗才剛剛開始,就徹底結束。

    東陽苛被一掌震飛出去,鮮血從嘴里面噴出。

    同樣是被東陽吉接住身體,不然砸在地上,怕是皮開肉綻,傷勢加重。

    孟昊臉上帶著濃郁的笑意,看向東陽老祖的方向,道:“不知道前輩所說的,那個比我還要更適合的人,在哪里呢?若是他在現場的話,我還真的挺想和他一戰,我倒要看看,他哪里比我適合?”

    孟昊在雷凰宗可是大長老的關門弟子,再加上五絕頂尖天才的天賦,他的地位很高,哪怕是很多法天境的強者,都要對他禮遇三分。

    來到東陽城,卻被東陽老祖說他不如人,內心自然很不樂意不甘心。

    東陽老祖對于自己東陽世家三戰全敗,內心有些惱怒,卻也無可奈何。

    畢竟修為的差距擺在那里,他不可能代替東陽苛等人,去動手。

    聞言,緩緩的道:“他剛才感悟到二階中期刀之奧義,正在那邊修煉呢!”

    東陽老祖指了指被幾個老者包裹的徐峰。

    徐峰依舊盤膝而坐,身體周圍刀芒閃爍。

    身上的氣息,若隱若現,仿佛是一柄頂天立地的刀一般。

    “哼,既然如此,我便等他感悟完畢,再與他一戰。”孟昊轉身,朝著擂臺下走去。

    ……

    “想不到雷凰宗的青年,天賦和實力如此強悍,東陽世家的三個天才,在他們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不過雷凰宗的三個青年,倒也占了不少便宜,畢竟他們的修為都要比東陽世家的三個青年,強悍一些。”

    “這倒也是,但是依我看來,就算是修為一樣,他們也不可能是雷凰宗三個青年的對手。”

    “東陽老祖性格不可一世,想不到晚年來,居然被人上門打臉,也是有點慘。”

    眼看著東陽世家三戰全敗,現場的不少人,都紛紛幸災樂禍,毫不顧忌的議論。

    議論的聲音傳入東陽老祖的耳中,蒼老的面容,微微顫動。

    鐘強蒼老的面容,帶著爽朗的笑意,當年被東陽老祖打敗,很長時間都是他努力的動力,也成為他內心郁悶的事情。

    如今,看著自己門下的弟子,打敗東陽老祖的后輩弟子,比他戰勝東陽老祖還要高興。

    “東陽禾,看來你們東陽世家,有些后繼無人啊?”鐘強毫不客氣的道。

    東陽老祖聞言,內心都是憤怒,卻不動聲色:“不可否認,你帶來的幾個青年的天賦都很不錯。不過卻也不是多厲害,若是我東陽世家的幾個青年,修為和他們相仿的話,也不會敗得這么慘。”

    “哈哈哈……既然大家年紀都差不多,他們的修為弱。莫不是成為對手,還應該等著他們修為提升上來,再來戰斗?”

    鐘強的話語意思很明顯,你們東陽世家的青年,自己天賦差,修為弱,不可能讓別人不修煉,停步不前來等你們提升上來戰斗吧。

    ……

    呼呼呼……

    徐峰睜開眼睛,周圍的刀芒消失。

    站起身來,抖了抖衣衫的灰塵。

    臉上帶著笑意,看著周圍的幾個老者,裂開嘴笑道:“多謝幾位前輩護法,今日恩情,感激不盡,銘記于心。”

    “若是你真的感激我們的話,那就去給我們東陽世家,扳回一局。”

    一個老者雖然守護徐峰,卻也時刻關注戰斗的情況,知道東陽世家三戰全敗,也是很丟人。

    “哦……”

    徐峰剛才雖然感悟二階中期刀之奧義,對于外面發生的一切,都隱約聽到了。

    當即笑了笑,邁開腳步,朝著東陽老祖那邊走去。

    “沒事吧?”

    徐峰看向東陽云芝,發現對方的傷口,還有血跡,氣勢也很凌亂。

    “徐大哥,我沒事。”

    東陽云芝點點頭,滿臉的嬌羞,像是一個小媳婦一般。

    “誰打傷你的?”

    徐峰問道。

    許子木當即站出來,滿臉笑意,不屑的道:“區區丹元境三重巔峰,也敢在這里撒野。她不識趣,是我打傷的,莫不是你要給她出頭?想要英雄救美,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徐峰沒想到對方如此咄咄逼人,當即冷笑道:“堂堂七尺男兒,卻欺負一個女人。還沾沾自喜,不亦樂乎。我真是不明白,你爹媽給你生的帶把的玩意,就是讓你這樣欺負女人的?你信不信,我要是丹元境七重,我特么放個屁,都能給炸死你!”

    噗嗤!

    東陽云芝等人,聽見徐峰話糙理不糙的言論,都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許子木卻氣的滿臉顫抖,差點沒有噴血。

    若是輪斗嘴,他怎么可能斗得過徐峰。

    要知道,徐峰可是身經百戰。
多乐彩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