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無量真途 > 第六百零三章 破敵的關鍵
    桓因強行壓下心中的不平靜,暫時不再去管那詭異的獨眼,對于北方大島上的一切,他也已經觀察得差不多,于是也不再多看,漸漸把目光抽回,轉向了那仿佛沒有邊際一般的光幕。

    光幕阻隔了桓因等所有人的神識,極其強大。而這一刻,當桓因再細細觀察的時候,他發現這光幕之上也泛著微微的綠色光芒,那光芒詭異,似乎與之前他看到的獨眼的顏色極為相似。

    桓因感覺這光幕似乎與那詭異的獨眼同出一脈,對于這光幕觀察得也是越發仔細。雖說光幕之內的事物他不能用神識觀察,可這一刻,當他對光幕本身用上神識的時候,還是能夠起到作用的。

    一番觀察下來,桓因發現這光幕的強度簡直讓人感到匪夷所思,根據他的經驗來判斷,這光幕不但能夠阻隔神識,而且就算是他帶兵強沖,恐怕也會吃癟。

    這就很可怕了,要知道這光幕將整個北方八天都給遮蓋了起來,密不透風,那面積之大,無法形容。而要將這么大的區域全都罩住,還保持這般恐怖的強度,在桓因的記憶里,沒有任何一個陣法可以做得到。

    “這光幕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不知不覺,桓因的眉頭皺得有些深了。這光幕實在是太過恐怖,而當他很快又想到那詭異獨眼的時候,他就更是覺得想不明白。難道說,羅睺在這些年間有所收獲,領悟了這些怪異的法門,所以才搞出了那獨眼,搞出了這光幕嗎?

    許久,桓因的目光和神識終于都收了回來,他望向眾人,眾人卻是全都沉默不語。很顯然,大家這一番觀察下來,感覺跟桓因是一樣的。他們都發現了獨眼的詭異,也都完成了對光幕的觀察,卻更是覺得詭異,并沒有一個人真正看出了名堂來。

    “不把那些東西弄個明白,只怕這一仗我們要吃大虧啊。”半晌,岳風云小聲了說了一句。

    這個道理眾人都懂,出現在北方大島附近的一切詭異都帶給了他們強烈的危機感和壓迫感,若是不知道對方的底細就貿然接戰,那戰斗的結果就不好說了。

    而這一次,桓因他們一方為了拿下北方八天可是傾巢出動。失敗的后果,他們是承受不起的。一旦失敗,他們就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了。

    只是,畢竟那詭異的獨眼是被光幕遮擋在內的,有光幕在,想要將其弄清楚還沒有可能。所以將其撇開不說,光幕首當其沖,若是不能將其弄個明白,桓因這一方想要對北方大島發起攻擊都是個難事兒,也根本就阻止不了羅睺繼續的調兵遣將。

    所以,光幕才是現在的首要問題。

    桓因很快看向了玄武,說到:“老家伙,我想你應該可以把那光幕的來頭弄清楚,對不對?”

    玄武擅長推演,要將一道光幕的來頭推演出來,想必不是難事。眾人都看向玄武,玄武則是點了點頭,說到:“君上稍待,老夫很快就給你結果。”

    說罷,玄武悄悄的朝著護城河的方向走近了一些,然后他盤膝坐了下來,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展開了他獨有的秘法——玄武卜。

    推演的氣息很快就從玄武的身上爆發了出來,直沖向那光幕,直至與光幕仿佛融為了一體。這一切,眾人都看得真真切切。

    然而,就在眾人期待著玄武收獲之后回轉,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時候,玄武的身軀卻是驀然顫抖了起來。

    顫抖很快就變得極為強烈,直至在十幾息的功夫之后,桓因他們親眼看到玄武噴出一口鮮血,突然倒在了地上,更直接打起了滾兒來!

    “啊,怪物,全都是怪物!”

    “你別過來,你別過來,再過來老夫就對你不客氣了!”

    “這……這是什么地方,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玄武一邊打滾兒,一邊聲嘶力竭的嘶吼了起來,仿佛看到了什么極為恐怖的事情。桓因他們一個個都大驚失色,還是桓因反應最快。他生怕玄武被敵軍發現,于是一個縱身,已經沖到了玄武的旁邊,想要叫醒玄武。

    幾次嘗試沒有作用以后,桓因干脆打出一道靈力,強行讓玄武昏睡了過去。然后,他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光幕,帶著玄武與眾人,朝著己方陣營折返。

    不久后,桓因他們已經回到了陣營之中,最終跟隨大軍按原計劃駐扎在了距離護城河百里左右的位置。

    很快的,桓因及其麾下的一眾核心人物都聚集在了桓因的中軍帳內,一個個神色凝重。至于玄武,則是根本就沒有出席。

    發現帳中的氣氛不對,桓因的眉頭也是皺得有些深。之前只是去對方陣地探營,卻沒想到竟然給自己一方帶來了如此大的壓力。若是讓這種氣氛持續下去,軍心都會動搖。

    “怎么,沒信心了嗎?”桓因身在主位,開口說了一句。

    眾將被此話一點,頓時醒悟,發現自己等人此刻心境有問題,若是不及時修正,只怕對大戰不利。

    于是,眾人一個個都精神一振,頓時讓得帳中也慢慢恢復了生氣。

    桓因見狀,滿意了一些,于是說到:“羅睺這些年定然也不是白過的,他能弄出一些詭異的東西,也在常理之中。我們之中,又何嘗不是奇人異士眾多,我們這里,何嘗不是也有羅睺沒見過的法門?”

    “君上所言不錯,再詭異的東西放到大戰之中,也只能影響一小部分區域而已,根本不能對勝負產生多大的作用。更何況,那些東西也不是就不能對付了。”童峒開口到。

    眾人都點頭,便聽桓因又說到:“暫時先別管那些弄不清楚的東西了,依我看,現在最可怕的還是羅睺不斷向北方八天派兵。若不盡快阻止,這一仗我們很難贏。”

    胡子接口到:“想要阻止他們派兵,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殺入北方八天,攪亂他們的格局,毀掉傳送陣。”

    張濤說到:“不錯,除此之外沒有更好的辦法。只是想要殺上島去,首先就得突破那光幕。那光幕太強,只怕不好強沖,強沖的話,我們多半會損失慘重。而且等于告訴對方我們來了,等他們都做好了準備,這一仗在他們的主場打,只怕也很難打。”

    桓因點頭到:“若是能夠設法破了那光幕,然后突襲上島,攻其不備,我們倒是能夠大占優勢,這一仗損失也會小很多。”

    東皇鈺兒說到:“那光幕再詭異,也定是陣法所成。只要能夠有人提前潛入北方大島,毀掉陣法,光幕就能夠不攻自破。如此,上島就容易了。而且,若是能夠讓潛入的人再同時于北方八天之內散布流言,讓其中的軍心民心大亂,那這一仗就會更加容易。”

    影爵說到:“若是當真能夠設法潛入北方大島上,破壞陣法一事我可以完成,只要提前知道陣法核心在哪。至于散布流言,動亂軍心民心,更是我之所長。只可惜,就連玄武大人都無法找出那光幕的破綻,要如何潛入?”

    “誰說老夫找不到那光幕的破綻?”突然,玄武的聲音傳入帳中,他佝僂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帳前。
多乐彩票公司